当前位置:行若狗彘财经揭雄 阅读附答案
揭雄 阅读附答案
2022-05-13

乐钧

明季有揭雄者,遗其郡邑矣。貌椎鲁,寡言笑,然门以内无违行,肫肫①如也。年十馀,不识冬夏。适于途,迷所向。乡人愚之。每为人佣役,任负不及常儿。然不取值,人亦利其用。里之豪右争役之,雄推移其间,亦无忤也。

久之贫甚,或劝之服贾,雄曰:诺。与族商练事者数人俱西。众欺其愚懦,齿之仆数。雄执役不倦。中途遇盗,御其装。诸客辟易,雄徐曰:是何敢然!即拳一盗,仆。他盗复进,雄巧夺其刃,连殪数人,余盗奔去。众始惊其异矣,待之有加礼。既其诸客贾使视利数四,丧失其资。人皆曰是健儿而愚者也。复易之。

其年所居地雨甚。浃月,河涨啮堤,乡人修之,堤成而复决者三,莫能为计。雄谓众曰:是其下有暴物焉,将鱼我村里。某请除之。乃拔剑没水,移时斩一鼋,提其首,奋波而出。水威顿杀,而堤得不溃。众复惊曰:子果若是之能耶,何向者示人弱也?于是士大夫好事者亦渐与往来。

遇宴会,群口哆然,雄默坐而已。他日有两文士论文席间,奋争至攘臂。雄劝之曰:文可不必论,论文亦不易。众以其言夸,诧曰:公亦解此耶?雄笑曰:为稍识之,故知其难耳。众欲征其蕴,争摘古义诘难之。雄随问酬对,机悟深微,超超乎元箸②,累累然如贯珠也,论辨若悬江河、骤风雨,而不可遏也,疏故实如数家珠,如举东西南朔岁月日之无误也。而平生未尝一问字、一执卷呻吟也。皆帖然服曰:神人也!

雄晚岁无妻子,闲居茅屋中,焚香诵佛经,旦夕不彻,罕与外人相见。遂有一远方僧来访之,跏趺③对语,三日夜乃去。其后辄数月一来,但相对枯坐,不复作一语。久之,僧去,临行谓雄曰:可矣!雄点首者再。僧遂不复来。

雄自是祝发为僧,乃不复诵经。已谓其所亲曰:吾前身劳山僧也,好攻文籍及一切经世之务。师以结习特重,不可化,使出世,戒之曰:慎勿逞也,将迷不复!每念师言,深自韬秘。不意数数与人事,不免炫露,亦不得已耳。师趋召我,我去矣!遂合掌坐逝。

(清乐钧《耳食录》)

【注】①肫肫:同忳忳。诚挚的样子。②元箸:玄妙的言论。③跏趺:佛教中修禅者的坐法,即双足交迭而坐。

4.对下列句子中加点词的解释,不正确的一项是

A.乡人愚之 愚:认为愚笨

B.贫甚,或劝之服贾 服:从事

C.公亦解此耶 解:解决

D.雄自是祝发为僧 祝:断

5.以下六句话分别编为四组,全都能体现揭雄深自韬秘的一组是

①貌椎鲁,寡言笑 ②雄巧夺其刃,连殪数人

③于是士大夫好事者亦渐与往来 ④群口哆然,雄默坐而已

⑤而平生未尝一问字、一执卷呻吟也 ⑥好攻文籍及一切经世之务

A.①②⑤ B.①④⑤ C.②③⑥ D.③④⑥

6.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理解和分析,正确的一项是

A.揭雄朴实诚挚,干活不计报酬,赢得了雇主的信任与赏识。尽管他干活儿不如其他人,但雇主们还是都争相来雇佣他。

B.揭雄奋不顾身,只身打败强盗;商人们尽管也十分感激他,但在内心深处还是瞧不起他,把他当仆人看待。

C.揭雄看似愚笨,但他既能打败强盗、铲除妖孽,又能论文席问,折服群儒,确实是一个文武双全的奇才。

D.揭雄原是一个僧人,因喜好逞强而被师傅逐出山门,隐于民间,后经远方僧的多次点化才最终醒悟。

7.把文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。(10分)

(1)诸客辟易,雄徐曰:是何敢然!即拳一盗,仆。(5分)

(2)不意数数与人事,不免炫露,亦不得已耳。(5分)

参考答案:

4.C (解:明白,通晓)

5.B (②⑥体现的是揭雄的不免炫露,③是士大夫的行为)

6.C (A赢得了雇主的信任与赏识与原文不符;B把他当仆人看待是在揭雄击退强盗之前;D揭雄原是一个僧人,因喜好逞强而被师傅逐出山门与原文不符)

7.(1) 商人们都纷纷退缩(或逃避)。揭雄(却)慢慢地说道:你们怎么竟敢这样!(走上前)拳打一个强盗,把他击倒。

(2) 没想到几次三番(或屡次、多次)参与俗人之事,不免炫耀显示了自己,这也是不得已的情况啊。

译文:

明末有个叫揭雄的,已经不知他是哪里人了。他相貌愚钝,不善言笑。然而就是在自己家里也没有什么不合规矩的行为。为人忠厚诚挚。十几岁时,还不能分清四季。走在路上,也会(经常)迷失方向。同乡人都认为他十分愚笨。他常替人做工,干起活来比不上其他的一般少年。然而他做工不要报酬。人们也认为他这样做对自己有利。因此。乡里的豪族都争相雇佣他。拐雄辗转在他们中间,也不违背抵触。

时间久了。揭雄的生活十分贫困。有人劝他经商。揭雄说:好吧。就和凡个精明的商人一块到西边经商。众人欺负他愚笨懦弱,把他当仆人对待。然而他还是不知疲倦地替他们干活。途中遇到强盗抢劫他们的行囊。商人们都纷纷逃避。拐雄(却)慢慢地说道:你们怎么竟敢这样!(走上前)拳打一个强盗,把他击倒。其他强盜又围上来。掏雄巧妙夺下他们的武器,接连杀死数人,其余的强盗慌忙逃窜。众人才对他奇异的才能感到惊讶,对待他也比先前有礼貌。不久。那些商人也几次三番地让他参与经营,(然而揭雄不擅经营。)于是就逐渐失去了做生意的本钱。(这以后)人们都认为他是一个强壮的青年,然而却十分愚笨。又看不起他。

那时,他所居住的地方雨下得非常大。淫雨连绵月余,河水猛涨冲毁大堤,乡里人共同修筑堤坝,修成后却又几次被冲毁,人们不能想出什么好的办法。掏雄对众人说:这是水下面有残害生灵的妖孽的原因啊。它将会使我们的村子彻底被水淹没。我请求下水去铲除它。于是投剑跳入水中,不多时就杀死了一只巨鼋,提着它的头,冲开波浪游了出来。大水的威势很快减退,堤坝也不再溃毁。公众又吃惊地说:先生果真像这样的有能力啊,为什么以前要在人前表现得软弱无能呢?从此以后士大夫中那些好事的也渐渐与揭雄开始交往。

參加宴会时,众人喧哗,掏雄只是默默独坐而已。一天有两个文士在席间谈论文章,争论激烈以至于到了要动手的地步。揭雄劝他们说:文章可以不必爭论,(再说)谈论文章也不是件容易的事。众人认为他夸口。诧异地问:您也明白这方面的道理吗?揭雄笑着说:只是略微懂一些,所以知道它的难处。众人想要证实他学识的功底,就争着找出古文中的语句来诘问他。揭雄针对问题一一答对。(对答的话)机巧明,确而深奥,玄妙的言论出人意料,一句接着一句如同串串明珠,他的论辯如同江河奔流、急风骤雨不可遏止,引用典故史实如数家珍,好像列举东西南北年月月一样准确无误。然而他平生却未曾学过一个宇、读过一次书。人们都心悦诚服地说:真是神人啊!

揭雄晚年没有妻子儿女,闲居在茅屋申,焚香誦读佛经,昼夜不息,很少和外人相见。不久,就有有一个远方的僧人来拜访他,两人双足交迭而坐面对面交谈。三日三夜那个僧人才离去。从那以后,僧人就几个月来一次,来了以后只是与揭雄相对默坐而已,不再说一句话。这样过了很久,僧人离去,临行前那个僧人对揭雄说:可以了。从此就不再前来。

揭雄点了两下头。

揭雄从此削发为僧,却不再诵经。不久对自已亲近的人说:我的前生是劳山僧人,喜欢研究古文典籍和一切治理国家的道理。师傅认为我形成的俗习尤其严重,不能一下子转化,就让我来到俗世,告诫我曰:慎重啊,不要再炫耀,不然你就会迷失不能回来!我常常想到师傅的话,深深地把自己隐藏起来。没想到几次三番参与俗人之事,不免炫耀显示了自己,这也是不得已的情况啊。师傅紧急召唤我,我就要离开了!于是双手合十坐着死去。

如您使用平板,请横屏查看更多精彩内容

行若狗彘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QQ号:1162063247  技术:建站养米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