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行若狗彘资讯瞎子、孩子与狗
瞎子、孩子与狗
2022-05-08

作者:喻丽清 来源:《意林》

小乔放学回来,神色沮丧。我手上沾着面粉,给她开门,门把上都留下细白细白的粉渣。她也不理我,也不脱鞋,径直走到自己的房里去。

我回到厨房,朝着她的房间喊:“陈阿姨给了我一张新食谱,要不要来帮我忙?”

她悄悄地走出来,两双大眼已经开始“水灾”起来,我轻声道:“怎么搞的?”

她还是不说话。

“要是功课考坏了也没关系嘛,反正申请大学从九年级的成绩算起。你现在八年级,管他呢。爸爸不高兴,顶多唆你几天,你只要当没有听见就行了。”

小乔摇摇头,拎起脱下的鞋往客厅走道的鞋柜走去,我听见她扔鞋进柜的声音和她的回答:“我今天在地下车站看到了老黄毛。”

“它跟胡里欧太太都好吧?”我说。

小乔在餐桌旁边,很不开心地坐下来,一张小脸撑在两只手掌上。

“胡里欧太太有个小宝宝啦。她在车站等车,胸口前挂了个印第安人的布袋,里头有个白胖宝宝,又流口水又乱抓胡里欧太太的头发。

“老黄毛一见我,又兴奋又想叫又忍着不敢放肆。它陡地一下子站起来又赶忙坐下去,呜呜地跟我打招呼。胡里欧太太踢了它一脚。

“我说:胡里欧太太,是我,乔,在盲人狗训练中心当小老师的。她听见是我就笑了,不好意思的样子。

“后来,他们的车来了。我搂着老黄毛亲了一下,跟它说:你去吧。它站起来,牵着背了宝宝的胡里欧太太走进车厢。胡里欧太太在盲人座上坐下来就抽紧皮带,在手上绕了几圈,把老黄毛勒紧在她脚边。

“老黄毛乖乖在盲人座边坐着,拿眼睛紧紧盯着我……后来门关起来,车开走了。妈妈,老黄毛的眼睛好亮、好亮。好像在哭,它好好啊……那么勇敢的样子,好……好懂事啊。”

两行热泪沿着小乔的面颊流下来。顾不了手脏,我把她拥进怀里。

三年前,我带小乔参加过一次“保护动物协会”的“狗友俱乐部”聚会。

聚会里,我们认识了盲人狗训练中心的狄克威博士。不知道为什么,狄博士特别欣赏小乔,说看得出来她是个有耐心、负责任的小孩,正是他的训练中心所需要的那种“小老师”。

不久,小乔便与狄博士签了合约,受聘于狗学校,每天放学去工作两小时,每小时工资五元。我亦在一张“未满十八岁小孩”的工作同意书上签了名,做起小乔义不容辞且无工资的接送司机来。

还记得跟小乔去“狗监牢”选狗的情形。

狗监牢关着许多街上抓来没有牌照的野狗或者遭人遗弃的狗。几乎每天都有人悄悄在狗监门口丢弃刚出生的小狗,不然就是狗医院打电话来怨诉,把主人不肯付诊费而医院供养不起的狗,送狗监收容。狗儿们只好被三三两两关在一格格铁丝网的笼子里。笼子门口分别挂着狗儿进牢的日期。为免狗满之患,据说每隔一星期就得提一批“囚犯”“安乐死”。

我们去的时候,狗警正在给一篮小狗编号。三只黑白花的小狗儿刚刚塞满那只竹藤编篮,篮里还垫着一块红色花巾,可见狗主人丢弃时亦有不舍之情。

狗警摇了摇头,不知是自语还是对我们说:“世间多的是不负责任的爱呢!”

小乔正想伸手去抚爱小狗,狗警立时拦阻:“别碰。一碰生爱,等你走出这里大门的时候会不好受。狄博士要我给你们推荐一只两岁左右的土狗,学习力强,心地又好,容易训练。”

他领我们到最后一间狗房:“这里的狗,明天便要死。我建议你们在这里拣一只,也好救出一条狗命。”

小乔一面点头称是,一面流露出痛惜的眼光。狗警接着又说:“狗跟人有时相像得厉害,你看看笼子里的狗,有的仍是无忧无虑不知死之将至,有的一见人来就百般谄媚求人饶命,有的整日畏畏缩缩怕兮兮的。只有那一只,你瞧……”

我们看见了老黄毛,眼睛好亮好亮,仿佛含泪,然而却又神色安定直挺着腰身坐在那儿望着我们。它好像已经非常明白自己的命运,却又不屑于跟别的狗一样叫叫嚷嚷,躲的躲,讨好的讨好,卖乖的卖乖。一副“好汉”状,反叫人一见心里发痛。

“我们要它。”小乔立刻说。

老黄毛出了狗监,绕着小乔的腿转了好几圈,压着嗓门呜呜地叫,在阳光下又昂首高叫了两声。它一会儿冲跑到我们前头,狗学校借给我们的狗圈都拉不住,小乔险些跌倒;一会儿它又往后头跑,不知所措一般。不多久,就安静下来。等我们送它去狗学校“住校”,临走时,它竟很有节制地只朝我们摇摇尾巴,眼里又涌现那种勇敢悲壮的神色。我对小乔说:“老黄毛真有大将之风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小乔问。

“就是绅士,老黄毛是个绅士。有你这位淑女当老师,真好。”

小乔真是喜欢这份工作。晚饭桌上从来没有不夸赞她那位“学生”——老黄毛的。我去接她“下班”的时间是愈来愈往后延了。有一次我去接她,狄博士找我到办公室“密谈”:“爱玲,我不能不告诉你我的忧虑。我看小乔太爱老黄毛了,将来必要伤心。”

归途,我对小乔说:“我已经替你给老黄毛选了‘亲家’,是位胡里欧太太,她出车祸伤了眼力,快要全盲了。现在她又怀了孕,快要有孩子了。我想她是狄博士那些盲人名单里头最可怜、最需要盲人狗的人了。你说,好不好?过些时候,我们就可以把老黄毛‘嫁’出去啦!”

小乔不说话,晚餐吃得无心,到睡时才说:

“妈妈,我想我这辈子都不要嫁出去,好不好?”

我的泪几乎被她引出来。我也舍不得老黄毛啊!

“结业”那天,一共来了十位盲人,胡里欧太太是其中之一。他们由“小老师”手中接过受训完毕的狗儿,在操场上练习了一次。操场上有坑有柱子有石块。坑是台阶,柱子是红绿灯,石块则是障碍物。狗儿带着盲人一一过了关,就算毕业。也有毕不了业的,要再接受训练,盲人则失望地回去,再等下一期的结业式。

老黄毛与胡里欧太太似乎有缘,搭档得极好。狄博士握着小乔的手说:“这是因为老黄毛有个极好的老师。恭喜你,小乔。”

小乔骄傲地笑了。我看到她眼里居然也有了老黄毛一样的神色——勇敢而悲壮。

分手时,小乔搂着老黄毛亲了又亲,然后,站起来领它到胡里欧太太的车上,胡里欧先生一再道谢。老黄毛在后座上探出头来朝小乔哭一般呜呜低鸣,像我们第一次见面,领它走出狗监时的那种声音。世上至乐与至悲也许是不容易划清界限的。车要开了,小乔只说:“老黄毛,你去吧!”

狗和孩子,一样的神色。

我走过去,轻轻唤了一声:“小乔……”

她紧紧抱住我,泪水一滴滴滑下她天真无忧的面颊。

像现在一样。

(思雨摘自《太阳底下摇滚乐》中国社会出版社 图/关节熊)

如您使用平板,请横屏查看更多精彩内容

行若狗彘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QQ号:1162063247  技术:建站养米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